“清风,这件事是我们两个人商量过后的结果,这个事情就是这样的,如果找到那个孩子的话,怒儿就作为他大兄长辅佐他管理好南方家,如果找不到的话,他以后就是南方家的家主,这件事我们已经商量好了,难道清风你还有其他的想法吗?”,南望月说道。

    南清风也是吓了一跳,这个事情南望月也是这样想的吗?这个不应该吧?他们怎么可以商量这样的事情呢?不应该是这样的情况,接下来的事情应该是另外的局面吧?。

    “家主这个事情不能这样,怒儿他只不过是下人而已,他何德何能坐上那个位置?你不能这样安排,你这个是让我没有办法面对你们而已,如果怒儿真的是坐上那个位置,也只不过是名不正言不顺的而已。

    以后那些人怎么样待怒儿?他们那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承认怒儿,所以这件事不能这样去做的,我不希望南方家毁在怒儿的手上,所以这件事希望家主可以选择其他人”,南清风说道。

    “清风这件事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不可能改变的,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你觉得我确定好的事情会改变的吗?所以这件事是怎么样的,你就不要说那么多了。

    怒儿怎么样去控制南方家那个是他自己的事情,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的,毕竟我们已经把南方家交给他了,接下来的情况就是他自己的,所以这件事是怎么样的,我们现在没有必要去说那么多,清风我也明白你在担心什么,但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你想的那样,绝对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另外怒儿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而已,他的身边还有其他人的帮忙呢,我想不会出现其他的问题,接下来的情况是怎么样的,这个就你自己是怎么样想的了。

    相比较那些人,我还是非常好怒儿,这件事你就不要说那么多了,我确定的事情你根本就不可能改变的了,所以说来说去的还不就是那样的情况吗?”,南望月说道。

    南清风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因为南望月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他也是一清二楚的,这个事情还真的是没有办法说的清楚呢,另外就是有些东西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所以说来说去的还不就是那样的情况吗?。

    南清风这个时候他也是无话可说的,毕竟南望月已经把事情说的那么重了,接下来的情况是怎么样的,这个还有机会的吗?说来说去的南清风已经没有什么开口的机会了,南望月那样说话就是希望南清风可以明白,自己的意思是怎么回事。

    “清风,你也不要去想那么多,大哥的意思就是希望你可以明白,怒儿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而已,还有其他人在他的身边帮忙,到时候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还有其他人可以帮忙去解决的,不能把事情全部压在怒儿的身上。

    另外就是怒儿需要什么样的东西,我们都是可以给他的,根本就用不着去想那么多,难道你觉得我们会害了他吗?我知道那个位置可能有很大的压力,但我想怒儿应该是可以做到的,所以这件事是怎么样的,你就不要去想那么多了。

    另外我刚才想了想了,怒儿如果回归南方的话,他就不能叫南方怒了,而是应该叫南方天怒了,以后他就是南方家真正的主人了,而不是什么下人了,你的内心里也是需要改变一下你自己的想法了,毕竟这个东西如果不改变的话,你怎么可能接受的了呢?”,南望天说道。

    南清风急忙的跪在地上,刚才的事情他本来就不能接受的,这个时候南望天还说出这样的话,这个让南清风怎么样去接受呢?他真的是不敢接受这样的事情,所以接下来的情况是怎么样的,这个真的是不敢去想了。

    “望天大人,万万不可,我就让怒儿去做那件事,你千万不要让他改名字,毕竟那个是给少爷们的字,怒儿根本就没有那样的资格,所以他不能叫南方天怒,还希望望天大人把这个想法收回去,如若不然清风真的是无法接受”,南清风急忙的说道。

    南望天根本就没有想改变的想法,慢慢的拉起了南清风,轻轻地说道:“这件事我已经想清楚了,大哥也是这样的意思,清风你就不要去想那么多了,这件事就这样确定了,如果真的是有什么样的问题,我们到时候在说也是一样的。

    现在我们已经确定怎么样去做了,你就只能是听从我们的安排了,毕竟在你的内心里,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个时候当然也是需要听从我们的安排。”

    南清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南望天说的这些话他怎么可能不明白呢?所以这件事是怎么样的,这个时候他也是没有办法说什么了,毕竟人家都已经这样开口了,接下来的事情还用得着说那么多吗?说来说去的还不就是那样的情况吗?。

    南清风无奈的接受了这样的结果,但接下来的情况是怎么样的,这个时候他们也是说不清楚的,毕竟接下来南家会不会出现什么样的意外,如果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南家还是在的话,南怒也要去做南方家的家主吗?。

    “家主,如若我们南家这一次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是不是怒儿就用不着做南方家的家主?这件事就没有商量过?”,南清风问道。

    南望月也是眉头紧皱的着南清风,他不明白这个东西有什么问题吗?用得着如此的苦恼吗?搞的他们好像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一样的,要不然的话南清风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想法呢?。

    南家接下来是什么样的情况,这个事情根本就用不着说那么多的,大家伙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这个事情大家伙都是可以搞清楚的,南清风问那么多不就是不希望南怒做家主了,这个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用不着如此吧?。

    南清风也是的了南望月眉头紧皱,他也是吓了一跳,但这个只不过是正常的问题,他也只不过是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而已,如果南望月觉得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个就另外说了吧,毕竟说来说去的事情还不就是那样的吗?。

    南清风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因为南望月已经说过了,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南清风也是一清二楚的,这个时候还啰里啰嗦的,这个不是找事吗?南望月当然也是不可能有什么好脸色给他的了,如果有什么好脸色给他的话,南望月就不是南望月了,刚才南望月的那些话根本就没有什么威慑力了。

    《回到古代做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