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从哪边过来的,爹呢?”她知不知道前院的事?

????“在院里等你爹一起来,谁知道他去了前院,就没回来,我就自己过来了,”白氏咽了一口馍馍,回答了闺女,显然她也知道了,

????“族长爷爷过来了,在前面训斥呢,不过,今天人家好像不怕,”云昊笑着说,

????“哥,你这是置身事外了?”云乔看着她哥,心想,憋着什么大招呢,

????“先让爹去处理吧,你忘了,咱俩可是都写了断绝书的,这事不好往上冲啊,”

????白氏用手指了儿子脑袋,“你爹是个老实人,那两个怎么说,也是他的爹娘,唉,心里不定怎么难过呢,”

????“所以只能是爹看着办了,只要不是太过分,答应什么我们也不计较,”云昊放缓了语气,要不是顾虑爹的情绪,这两人算个什么呢,血亲?早就在很多年前就切断了,

????“还有族长爷爷呢,不用担心,无理要求爹也不会答应,”

????咦,这说了半天,明睿去了哪里,一进府他就说去看爹娘的,

????“娘,明睿去哪里了?怎么没见他过来,”

????“什么明睿,要叫相公,你叫习惯了,让别人听到了不好,他去陪着你爹了,要不我也不放心,”哦,怪不得哥哥也放心来吃饭了,原来有他顶着呢,那爹吃不了什么亏,

????这边抓紧填着肚子,那边的闹剧已经到了高潮,族长用手指着云兴山气的胡子一翘一翘的,

????刚才人家说,他养的儿孙都来孝敬自己了,让他们一家子发财的发财,做官的做官,放着亲爹亲兄弟不拉拔,

????云爹嘴笨气的是青筋乱爆,回不上话来,明睿在一边没吭声,他不是说不了,他要等着长辈发话呢,

????“你,你说的没错,我一家都是昊儿、乔儿兄妹俩拉拔的,怎么地吧,当年你跟那两个小娃儿写了断绝书,怎么这时候想起他们了,当初差一点就要饿死了,你还不是赶出了门,

????你说的没错,我当初一念之仁结下了如此善缘,可惜啊,这善缘便是你亲自送到了我的手上,”族长当年也是走南闯北的,最初的怒气过了劲后,说起话来也不饶人了,

????这次轮到云兴山青筋乱蹦了,他指着族长对儿子说,“听听,听听,你当人家是真心帮你呢,还不是贪着你们报答,”

????“我们不该报答吗?没有当年那点善念,我的儿女都已经是一抔黄土了,我们夫妻也是人家的奴隶了,大概也活不了了,这点善念不该我们还吗?”

????云爹也从最初的哆嗦状态缓了下来,直接没留情面,秦叔和大姑、姑父都站在一边,个个带着厌恶看着他们,

????“你们一辈子都想着自己,想着能靠着那个儿子过上好日子,就没想过,其余的也是自己的儿孙,二哥、二嫂也是你们的孩子,”

????说这番话的,是进来后一直站在角落的二姑,她今天是全家出动,连同婆婆、小叔、小姑带着孩子,

????刚才叫下人把他们领了进去,自己和许博站在这里,看着爹娘的丑态,气的是浑身哆嗦,

????“现在,你们吃的穿的,大多都是二哥给的,最喜欢的三儿、四儿呢,他们管你们不管,怎么,柿子一定要捡软的捏吗?”二姑拿出了当年的爽利劲,她做了这么多年的官太太,说起话来也很有章法,

????“你闭嘴,一个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这里是云家,”

????张氏训斥着女儿,她的眼睛可是瞟着明睿呢,这是拿话堵他,明睿听了,嘴角还翘了一下,跟他这说谁家?

????他可是只认老丈人,站在云爹身边时刻护着,不说话不表示没立场,毕竟他是小辈,这里还有这么多长辈呢,

????“庆义,你这就派车,咱们回东山坳去,带上他们,咱们在祖宗面前说道说道,当着全族的人,让大伙评判,孰是孰非这次做个了断,你也别牵挂什么,你想着他们,他们可未必想着你呢,”

????族长这次是真气坏了,他们刚才竟然说,叫云爹去皇上那里为他们请封,若是做不了这府里的老太爷、老太太,

????他们就要去衙门击鼓喊冤,告他们个大不孝,告他们的瞒报,总之,要鱼死网破,大家都别得好,

????这话族长听了是胆战心惊,云爹听了是心凉如水,只有明睿听了心里好笑,自己的老丈人,自己的大舅子,别说他们位高权重,

????就是一介寒衣,有自己在,还能告赢了不成,现在太后、皇上那个不想着好好巴结娘子呢,尤其她还孕育着皇家子嗣,告她的父母,谁有胆子接个试试,

????四六不通的,还在这作死,不过,这不是有长辈么,自己就听着吧,

????“好,今天对不住各位了,本来高高兴兴的过个年,可这事要不掰扯清楚,以后我还有什么脸去见我的爹娘,”

????云爹这时彻底认了大伯为父,第一次这么真真实实的叫了爹娘,族长欣慰的摸着胡子,心想,

????“该,就算尚存一丝舐犊之情,也被他们自己败坏的干干净净了,”

????这一声也把云兴山给叫傻了,因为云爹以往说起大伯,要么说父母,要么说嗣父,还没这么叫过呢,现在这一声是什么意思?

????“阿勤,现在去通知少爷,套车,咱们即刻就回老家去,三伯,我要在爹娘面前跟他们说个清楚,哪怕是断了这门亲呢,也不能叫他们祸害我的儿孙,”

????这次云爹被他们的无耻彻底的激怒了,好吃好喝供着,都觉得愧对儿女,毕竟没有他们,哪来这偌大的家产,

????可是用着儿女的钱财,供养着当年要置他们于死地的人,就因为这是自己的父母,难道要将他啃食干净,才肯罢休呀,

????悲愤中,他忽然觉得一双手紧紧的扶住了他,“爹,你还有我们呢,有娘,有大哥,有乔乔,有我,放心,不论他们做什么?都休想伤我们分毫,”

????云爹的眼泪哗的就下来了,是啊,他还有妻子儿女,这样的父母不要也罢,总不能他们生了自己,就得用一生来偿还吧,大不了,这次就做个了断!

????空间之田园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