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社亚博88app网 > 亚博88app > 我真要逆天啦 > 第559章 是谁偷走了本王的圣器?!
    “好大的一只蜥蜴啊!”

    田不器巴咂着嘴,有些惊诧地抬头看着转瞬之间就出现在他们跟前的巨型四脚兽。

    四啼踏火,身若腾云,昂首挺胸地凭空而立,看上去威风凛凛。

    “是,这个头儿,比咱们之前宰掉的那十几只,还要庞大得多,看样子,实力也是不俗。”

    “刚才在暗中窥探咱们的,就是它吧?我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精神波动。”

    傅正卿与华和尚也先后插言,抬头静看着正低头俯视着他们一行的应无赢。

    “卑微的小虫子,就是你们杀害了本王的族人?”

    应无赢的目光在下方的二十余人的身上扫过,眼睛微眯:

    “那个偷了我应龙一族宝库的小贼呢,刚刚似乎还在此地,你们把他藏哪去了?”

    之前神念扫视四方的时候,应无赢确定自己确实找到了那个在应龙宝库之中行窃小贼的真身,同时也从这些人身上沾染的部分应龙血液而判断出了他们就是行凶之人。

    所以它才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此地。

    前后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可是那个罪魁祸首的小贼却是不见了。

    他怎么可能跑得这么快?

    应无赢不相信那小贼的速度还能快得过它的神念扫视,之所发现不了,应该是小贼那一身神奇无比的隐身术在暗中作祟。

    应无赢放出神念在周围扫过,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这个时候,便是应无赢也不得不佩服那小贼的敛息隐身之术。连它这样兽王巅峰的神念都能完美避开,也无怪乎他的分身能够在各大部落之中屡屡行窃得手。

    华和尚与姚天顺一众老师面面相觑。

    刚才这只大蜥蜴说什么,杨帆偷了它们应龙一族的宝库?

    这么牛逼的吗,之前完全没有看出来啊!

    二十个人里面,现在只有杨帆不在,所以,几乎谁都能明白应无赢说的小贼到底是谁。

    华和尚忍不住看了身边的傅正卿一眼。

    所以说,这就是杨帆为什么会被凶兽部落给通缉的真相?

    傅正卿讪讪一笑,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杨帆到底偷了多少个凶兽部落,更不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似乎很牛逼的应龙一族,竟然也遭了杨帆的惦记。

    “废话真多!”傅正卿脖子一挺,不搭应无赢的话茬儿,直声道:“想要为你死去的族人报仇就直说,东拐西拐的,谁知道你说的是啥么?”

    死也不承认。

    就是这么倔强。

    “不承认?”应无赢不屑撇嘴,意念一动,一枚闪耀着淡淡光华的不死鸟吊坠儿突然出现在它的面前。

    华和尚、傅正卿、田不器等人见了皆是神色一怔,呼吸、心跳在瞬间都比平时加快了一倍有余。

    又s级的极品王级符宝?!

    一丝丝贪婪渴求的欲念开始在他们的心底不断地孳生。

    好想现在就冲过去,把那枚极品王级符宝给抢过来,据为己有!

    这一刻。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应无赢亮出来的极品王级符宝所吸引,一个个的,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双s品质啊!

    跟他们之前使用过的一次性王级符宝根本就在一个档次,它可以自动护主,它可以无限充能,可以重复激活利用!

    这样的一只极品王级符宝,其价值,足以抵得上十枚甚至于二十枚一次性的王级符宝,谁见了能不稀罕?

    特么。

    早知道这些妖兽部落之中藏有这么好的东西,他们说什么也要去秘境深处冒一下险。

    “本王知道,你们对我凶兽各部族中的传承圣器似乎很感兴趣。”

    看到眼前这些人族眼中所流露出来的贪婪目光,应无赢就知道它没有找错人。

    扫了他们一眼,应无赢淡声说道:“只要你们告诉本王,怎么样才能将圣器中的超脱力量激发出来,本王可以饶你们不死,之前所你犯下的所有过错,本王也可以既往不咎!”

    报仇什么的,只是顺带。

    应无赢此次出来的真正目的,其实还是想要从这些人族的口中得到激活圣器的真正方法。

    突破到圣境,拥有更强大的实力与更悠久的生命,才是他心中最为关心也最为迫切的问题。

    “早说啊!这个简单!”

    田不器眼珠一转,分开华和尚与傅正卿,抬步上前,高声应无赢道:“你不是想要知道该怎么才能激发圣器中的威能吗,来来来,把圣器给我,老夫亲自为你演示一遍,保证你一看就会!”

    田不器的表情热切得不得了,看着应无赢身前的双s王级符宝,眼睛都快要长在了上面。

    华和尚与傅正卿都没有出声阻拦,只是在一边静静地看着。

    万一这只应龙真的有点傻,真的把双s级别的极品王级符宝交给了田不器,那只能怪它自己倒霉。

    一但让田不器成功激活了这枚极品王级符宝,想要收拾了眼前这只傻龙,简直不要太轻松。

    应无赢目光闪动,紧盯着田不器看了一会儿,轻轻点头:“也好!”

    就在田不器欣喜不已,在心中大叹终于让他遇到了一个傻逼凶兽的时候,应无赢意念一动,竟然又召唤出了一枚王级符宝。

    一个巴掌大小的龟型符宝,与田不器进来秘境时所带的那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先用这个试一下,如果能都会本王,将重重有赏!”

    应无赢调笑地看着田不器脸上失望的神色一闪而逝,嘴角微撇,真当本王是傻缺吗,在此之前会没有一点儿准备?

    拿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传承圣器,去换取真正的圣器激之法,在应无赢这里看来,很划算。

    田不器多少有些失望,没想到这只傻龙竟然还有些心眼儿,不过能够白得一枚一次性的王级符宝似乎也很不错啊有木有?

    身后。

    傅正卿几人也极为意外地看着应无赢,眼中的贪婪之色越发强盛,这只傻龙竟然又掏出了一枚王级符宝,看它这般轻描淡写的样子,没准身上还藏着更多!

    抢了它丫的!

    一定要抢了它丫的!

    这么多的好宝贝,可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浪费在一只傻缺龙的身上啊!

    “哼!”

    感应到对面这些人族身上的贪婪与杀机,应无赢一声冷哼,王者威压瞬起,直接将众人压得身形僵直,不能动弹分毫。

    “最好不要跟本王耍什么鬼心眼儿,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只会让你们死得更快、更惨!”

    应无赢出声警告,目光再次落到了田不器的身上:“小家伙,现在请开始你的表演!”

    田不器眉头一挑,极为慎重地抬头看了应龙一眼。

    这个大家伙的实力确实强悍得有点儿不像话,连王者威压都使了出来,已经与真正的王级强者没有什么区别了。

    难怪它会这么自信,竟然这般大摇大摆地让田某人来做实验。

    “不过,傻缺就是傻缺,哪怕实力再强大又能如何,它对王级符宝的威力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哪怕是一次性的王级符宝,激活之后,也能让田不器在短时间内恢复部分王级威能,到时候,想要收拾这样一只近王凶兽,当不在话下!

    田不器也很有自信。

    他自信自己恢复了部分实力之后,照样可以强势碾压眼前这只装逼龙,把它身上的所有宝贝全都抢光。

    没有任何犹豫,田不器直接伸手去接那枚龟型符宝,不过,在他的右手即将接触到龟型符宝的时候,符宝一闪,就那样在他的眼前很突兀地消失了!

    “傻叉龙!你敢捉弄老夫?!”

    田不器瞬时怒火冲天,破口大骂,直以为这是应龙王在故意捉弄他。

    结果抬头一看,却看到庆龙王也是一脸的懵逼,同样怒火冲天地怒视着田不器,杀机凛然:“该死的人类,是不是你偷偷昧下了本王的圣器?!”

    “识相的话马上给本王交出来,否则本王不介意现在就把你们给撕碎!”

    田不器委屈得一批:“我特么什么时候昧下你的圣器了,明明是你自己不舍得,又给收回去了好不好?”

    贼喊捉贼啊这是,老子凭生最恨这种不要脸的家伙了!

    “不是你,难道还能是他们不成?!”应无赢气急败坏:“竟然能在本王的多重禁锢之下盗走本王的极品圣器,本王还真是有些小瞧了你了!”

    “还是那句话,现在,马上,把本王的圣器给本王吐出来,否则,别怪本王不给你们活命的机会!”

    应无赢暴怒。

    田不器是它的头号怀疑目标,可是田不器现在一脸无辜迷惑死不承认的小模样,让应无赢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智商似乎被眼前这个小老头儿给彻彻底底地羞辱了。

    应无赢想要发飙。

    结果它刚刚抬起自己的右爪,就感觉自己的脖间一凉,继续神色大变。

    它脖子上那处专门用来防御咽喉要害的金色鳞甲,竟然凭空消失了!

    不止如此。

    继脖间的金色鳞甲消失之后,他身上的青色鳞甲竟然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一点一点地减少,没一会儿的功夫,它就跟一只被褪了毛的小鸡崽一样,清洁溜溜,所有的肌肤与隐私,全都暴露在外。

    真是羞死个龙了!

    偷了本王的圣器不说,竟然连本王的衣服也不放过,真是岂有此理啊!!

    “吼吼~~!!!”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